章节目录 25.二四章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搜阁 www.biso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soge.com

????一秒记住【笔搜阁 www.BISOGE.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晋.江.独.发.

????二四章

????戌时末, 陆宴初整理好包袱,置在一旁,洗漱歇息。

????上榻前,似想起什么。

????从枕下拿出那两串被他先前一怒扔掉的福结,指腹徐徐摩挲着“平安”“如意”四字, 他眸中沁出点点暖意。

????好吧!姑且当她并不是全无良心,好歹她还知道为他花点心思……

????将两串福结放入包袱内, 陆宴初上榻就寝,辗转许久,勉强睡去。

????因随时保持警惕,卯时初, 便睁开了眼睛。起身检查行礼, 又清理昨晚没收拾完的屋子, 直至天际浮出第一丝光, 他挎着包袱推开门。

????寒冬腊月,尤其天蒙蒙亮的清晨,一出门就冻得人牙齿直打哆嗦。

????半空沉了厚重的白雾,陆宴初拾阶而下,驻足思忖片刻,重新向前。罢了, 昨日他对她说的话确实发自肺腑, 他不愿她来送他, 美色误人, 他不想走得依依不舍, 但不知为何,这会儿,他就已经有些舍不得。

????要不,去她家前望一望?哪怕瞧不着人?

????没下定决心,犹豫着纠结着,陆宴初推开栅栏门。

????“呜……”栅栏脚下,大黄蜷缩在它主人怀里,喉咙口发出细细的声音,一双眼睛盯着他瞅得炯炯有神。与之相反,小黑猫只懒懒甩了下尾巴,依旧窝在狗毛里睡得憨甜。

????被这番动静惊得一个激灵,坐靠在栅栏上的豆苗儿猛地睁开眼睛,定定仰头望向他:“陆宴初,你要走了?”冷得缩了缩脖子,她解开包住自己的厚毛毯,迅速站了起来。

????“不是让你别过来?”蹙眉,陆宴初上下打量她,面含怒意,“你在这里等了多久?怎么不叫我?”

????“是你说你会走很早,我若不守着……”挠了挠耳朵,豆苗儿撇嘴望向别处,不说了,到底怎么回事儿他心底能不有点数么?

????想不到她还挺记仇!陆宴初气结,上次乡试的事儿他确实理亏,不过这也不成为她胡闹的理由……

????“天冷,别冻坏了身子。”陆宴初又心疼又生气,“你应该叫我。”

????“没事儿。”摸摸大黄毛茸茸的脑袋,豆苗儿递给他一个包袱,笑得有些不好意思和赧然,“你要走,我总不好什么都不准备的,时间仓促,也不来及为你做身衣裳,就刻了个竹雕笔筒,想你大抵用得上。包袱里剩下的都是糕点,你在路上吃。”

????蓝底白碎花的包袱,和先前她穿的一套衣裳布料相同,陆宴初接过,反倒语塞,嗓子有些灼,一时竟什么都说不出。

????“你现在是去镇上搭车么?”

????“不,宋里长帮忙安排了一辆马车,在毛河畔旁边的大道上候着。”

????“哦,那咱们边走边说吧!”因着前日的事儿,豆苗儿心中还是挺尴尬,她想帮忙替他拿点东西,却被他侧身拒绝地避开了。

????“没关系,不沉。”视线落在她脸上,认真停留片刻,陆宴初带着她穿过竹林,低声道,“你一个人在家也多多注意,别再瘦了,脸还是圆润些好看,我顶多半年就能回。”

????颔首,豆苗儿抱着毛毯偷偷瞄他,她有几个问题一直藏在心底。关于他们俩现在的关系,她有很多疑问,又有好多……

????比如他是不是娶谁都无所谓?要是别的女人与他有了肌肤之亲,他是不是就去娶别人了?他对她更多还是责任?可那晚他去找她又算什么?

????不过还是别问了……

????扭头看了眼跟上来的猫狗,豆苗儿随他慢慢地走。

????有些答案,问清楚了反倒不美,倘若到时他仍不嫌弃她是个累赘,她就跟他走!以后的日子……看着过吧!

????脚步渐慢,陆宴初几度启唇,却开不了口,离别之际,怎会变得词穷?

????哪怕速度放缓,脚下的路并不会变长,走着走着,目的地终是到了。

????“回吧!”望向停在不远处的一辆简朴马车,陆宴初驻足,目光落在她脸上,移开,又情不自禁地挪回。

????“一路小心。”豆苗儿看他一动不动,只能率先转身,走了几步,侧头看他还定在原地,便道,“你也去吧!”

????“好!”

????二人道别,各自转身。

????没入竹林,豆苗儿看了眼跟在脚畔的猫狗,心底突然空落落的。

????三月或半年说长不长,她就是……

????难以形容这股从未体会过的感觉,豆苗儿往回走,站在路口摇摇望去。大道上的马车匀速驶向远处,一路树木遮挡,越来越看不真切……

????石路上,马车轮子轱辘轱辘行驶,路不好走,摇摇晃晃的。

????陆宴初放下肩上包袱,他默默看了半晌,解开蓝底碎花的包袱,笔筒呈圆柱形,用灰棉布细心包裹,放在包袱最外面。

????拾起,去掉棉布,陆宴初盯着簇新的笔筒,忽的一笑。

????指腹划过凹凸的纹路,他不知她雕出这样一幅图何意,绵密三月桃花朵朵绽得精致,树下搁着两坛桃花酒,大黄与黑妹在一旁玩闹嬉戏,一猫一狗的动态娇憨可爱栩栩如生。

????短短一日时间,她能做得这般精巧细腻,定耗费不少心神,只是瞧着这两坛酒,他却惭愧,因为他的第一反应不是欣赏,而是……

????目光定在那两坛酒上,他满心旖旎,脑中全是那晚她波光潋滟的眸,以及那股浓郁的酒香!

????罪过罪过。

????闭目,陆宴初脸红地放下笔筒,并用棉布重新裹住。

????包袱里剩下的俱是糕点,被她仔仔细细用纸分别包严实了,有桂花糕糯米团卤鸡蛋等,此外另有不少咸肉干。

????这些加在一起,她可还有时间休息?

????小小一包糕点不沉,可捧在手里却重如千斤。陆宴初认真将它们搁好,手却无意间触到一团硬物,里面还有东西?

????翻找出来,是个香囊,陆宴初捏住底部,眸中顷刻复杂万分,是银子,应该不少……

????雾气渐渐散尽,太阳探出了脑袋。

????冬天的太阳人人都爱,豆苗儿回到家,怅然若失了会,把昨儿没时间洗的衣裳洗净晾好。

????院里的桃树光秃秃的,待它抽芽开花结果,陆宴初就该回了!

????轻笑进屋,豆苗儿整理屋子。

????其实她送他那个笔筒上雕刻的画,寓意可单纯简单了,意思是待他金榜题名,回来喝她的桃花酒呀!

????她想,陆宴初那么聪明,肯定瞅一眼就能明白的,何须多言?

????日子一天天逝去,一月过,年就彻底结束了。

????村里每家每户恢复往日的忙碌,男人耕田打零工,女人在家带孩子做饭维护菜园。

????春天是播种的季节,豆苗儿在镇上买了些蔬菜种子,分给孙大娘一半,两人相互帮忙,在园子里播种。

????关于她终身大事,孙大娘始终牵挂,有意无意的经常提及这个村的李某某那个村的王某某。

????豆苗儿含糊过去,不敢跟她说陆宴初的事儿。

????其实当初她提着酒去小木屋找他时,就下定决心,若是成,她以后再不嫁人就是!毕竟她已非完璧之身,只是不能嫁人的理由她不敢跟孙大娘挑明,哪怕过意不去,对她除了敷衍也就只有敷衍了。

????已经二月,也不知他此时过得怎么样!身子还熬得住么?

????豆苗儿拿着锄头在院子里翻土,一边劳作一边胡思乱想。

????旁边种的春笋苗已经长茁壮了不少,翻完土,她撒上青菜种子,浇水后用棉布盖上。

????擦了擦额头汗渍,豆苗儿拎着锄头铲子等回家,路途中她数次蹙眉揉了揉腰,不知怎的,最近腰总是酸软无力!难道歇了一个冬身子骨不利索了?奇怪地推开栅栏们进屋,她摘掉头顶帽子,倒了杯凉白开润喉。

????春天总是容易犯困,简单吃了午饭,豆苗儿去里屋睡觉。

????一觉醒来,竟已近黄昏。摁着隐隐泛痛的太阳穴,豆苗儿站在院子里瞅着晚霞犯愁,月事推迟了数日,加上疲惫嗜睡腰酸背痛,赶明儿她是不是得去瞧瞧大夫?说着,转身进屋翻出一吊钱放在显眼位置。

????翌日,豆苗儿带着钱去镇上看大夫。

????一路诸多林木,其中夹杂着许多野生的果树,譬如橘子李子野桃儿等。

????想起未成熟的酸涩橘子,豆苗儿忽觉胃中一阵恶心,干呕着拿出帕子捂嘴,她靠在大树下歇息。

????果然是病了?

????微风吹拂,豆苗儿缓了片刻,重新赶路,走出数步,速度减缓,直至完全停下。

????面无表情定在原地,豆苗儿冷静的眼底闪过几丝慌乱,掌心攥紧,站了良久,她怔怔地折身按原路返回……

????惴惴不安过了半月,豆苗儿几乎肯定,她怀孕了。

????慌乱无措恐惧忐忑过后,她出奇的平静下来。

????最初她提笔就给陆宴初写信,只是才起头,就无奈地搁了笔,这信,她要往哪儿寄?她都不知他在何处落脚。

????陆宴初说快则三月慢则半年就回,可无论三月或是半年,对眼下的她来说,都是个考验。

????三月还能勉强隐瞒过去,半年怎么遮掩?

????整个二月,豆苗儿表面若无其事的继续种菜,施肥浇水,与孙大娘结伴去镇上卖鸡蛋,与寻常一般无二。但晚上一个人在家,她就默默地开始为后面早做准备。

????她想了许多法子,都行不通。无论待在镇子上还是村里,都很危险。

????万一被人识破,她不知将会面临什么……

????豆苗儿轻轻触了触尚且平坦的腹部,眸中湿润,所以,为了他,她不得不走吧?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bisoge.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