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28.二七章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搜阁 www.biso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soge.com

    一秒记住【笔搜阁 www.BISOGE.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订阅不足则显示防盗章, 请静待48小时  烦闷地将剩下的饼用油纸包好, 豆苗儿擦擦嘴,搬了个小板凳坐在门槛处。

    刘二虎那事儿……

    大成叔她不能再指望,大爷爷孙大娘有可能今晚依旧不着家。托腮,豆苗儿叹了声气,怎么办?哪怕她真要往上头报官, 眼下也需要个可以商量对策的人。

    夕阳西下, 暮霭沉沉。

    一天又过去了。

    豆苗儿没啥食欲, 把油纸打开, 喜饼配杯凉白开,晚饭就这么打发了。

    趁天没大黑, 她收拾收拾, 把窗门全都关得严严实实,并用椅子桌子在背后堵住,不留一丝缝隙,让黑妹都没法偷溜出去。

    足足检查了三遍,豆苗儿稍微安了心。

    洗浴后, 她早早躺到床榻,把大黄黑妹都唤进内屋与她作伴。

    没了陆宴初守在堂屋,她胸膛里的一颗心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地悬着,特别不踏实。

    翻来覆去,折腾了半宿, 终于轻浅地睡去。

    迷迷蒙蒙中, 耳畔有热气一缕一缕拂过来, 豆苗儿双腿紧绷,倏地睁开了眼。

    扭头一瞧,豆苗儿嫌弃地把大黄搭在床头的毛爪丢开,唔,始作俑者原来是它!大黄!

    “怎么了?”

    两只前爪又搭上床榻,昏暗中,大黄扭头直直望向窗外。

    豆苗儿跟着它视线看去,紧张得很,她生怕刘二虎贼心不死,但大黄身体放松,毫无警戒防备的举动。重新躺下,豆苗儿盖上薄被,才闭上眼,大黄居然直接用它爪子踩她脸了。

    真是无法无天,赶明儿是不是要上房揭瓦?

    睡意散了大半,豆苗儿气鼓鼓坐起来,她瞅着蹲坐在地的大黄,起身悄悄将窗开了一条缝隙。此时黑白开始交替了,浅浅的白光融入黑幕里。

    她左看右看,一抹可疑的影子都没有。瞪大黄一眼,豆苗儿轻轻走到堂屋,把所有视角的窗户都打开一点罅隙,外面就是没有人啊!

    “唔呜……”喉咙里发出细碎的嗓音,大黄焦虑地在她腿边绕来绕去。

    豆苗儿怕它要蹲坑,只好把椅子挪开,开门让它出去。

    出于对昨夜的忌惮,她动作极轻。

    大黄甩着尾巴立即蹦出屋,豆苗儿倚在门侧,等它方便。

    可它哪儿都不去,偏偏蹲在篱笆栅栏门下一动不动,似在等她。

    豆苗儿瞪圆了眼睛,与它僵持半晌,她大步流星走去,正要埋怨,忽觉不对劲。

    栅栏门不高,及腰,豆苗儿余光不经意略过,竟发现一团黑乎乎的东西缩在她家门口。面色严肃,豆苗儿心惊肉跳,她逡巡一周,在地上拾了根结实的木棍。心想,万一是刘二虎打击报复暗中使手段,她也好有个应对。

    开门,蹑手蹑脚走出去。

    豆苗儿不眨眼地盯着那团被深灰色毛毯全面覆盖的东西,是死的还是活的?什么玩意儿?

    攥紧木棍,她忐忑地咽了咽口水,用木棍一端挑起毛毯,猛地掀开。

    下意识往后退避,吓得大黄也跟着她连忙躲开。然而那团东西一点声息都没有,仍旧缩在那儿原封不动。

    豆苗儿抽了抽嘴角,一人一狗对视,眸中都透着鄙视的意味。

    是个人么?

    试探地小步小步靠近,豆苗儿戛然僵住。

    他大半张脸埋在毛毯里,只露出一点下颔角,似是冷,长长的身子缩成一团,尽管捂得严实,但她能识得出这是谁!陆宴初这是在干什么?

    怔怔站在原地无法动弹,喉咙口好像被堵住,豆苗儿一眨眼,好像有水珠打在了睡衣裙摆。昨夜因落了水,她便把腕上木念珠褪了下来,一直没再戴上,也就不知他守在了这儿……

    抹了抹眼角,豆苗儿丢开棍子,蹲下去拽他袖角,嗓音略哑:“陆宴初,你起来,天凉,你睡在这儿会生病的。”

    晃了数下,他含糊不清应声,睁眼看她一记,又将头重新埋入毛毯里,任她怎么呼唤再不搭理。

    蹙眉,豆苗儿掌心覆上他额头,滚烫。

    糟糕,发热了!这人怎么完全不会照顾自己呢?豆苗儿心底有气,又着急,红着眼眶把人搀起来,她咬着牙死撑着,两人蹒跚摇晃,足足出了一身的汗,豆苗儿终于把他人安全扶上了床。

    点上油灯,豆苗儿脚步匆促,打凉水给他冷敷,生火找治伤寒的干药草给他煎药。

    天渐渐亮了,豆苗儿端着煮得粘稠的小米粥进去,药也已经熬好,先放着等凉。

    取走他额上的湿毛巾,豆苗儿试探温度,倒是没开始那般热了!

    “陆宴初,陆宴初……”她坐在床边,轻唤数声后,他迷迷蒙蒙地掀起了眼皮。

    “有没有感觉好点?”豆苗儿粲然一笑,连忙找枕头给他点后背,搀他坐起来。

    被动地被她折腾,陆宴初打量着陌生的环境,思绪逐渐回笼,他咳嗽两声,臊出了一身红。昨日上午他一言不发地离开,傍晚终是放心不下她,几番踌躇,等天色灰暗,便抱着床毛毯疾步赶了过来。

    没想让她知道这种事情,他只是为了让自己安心罢了,孰知——

    陆宴初视线窘迫地略过女儿家琳琅满目的梳妆台,纵然此时他生了病,反应迟钝,也知这是她闺房。

    掀开被褥,陆宴初慢半拍地动作着,想走。

    豆苗儿紧皱眉头,将他按了下去,右手托着一碗粥,递给他:“喝粥。”

    不搭理她,陆宴初沉默地试图再次掀被起身,却……又被她轻而易举地按倒下去。

    “汪汪……”大黄蹲在角落望着他们,突然兴起地叫唤两声。

    陆宴初气得呛着了,总觉得连她的狗都在嘲笑欺负他。

    “他吃完了就伺候你们吃。”豆苗儿朝它们投去一瞥,淡淡道。

    像是听懂了,大黄黑妹瞬间活跃起来,“喵喵汪汪”的练嗓儿!

    被三双眼睛瞅着,陆宴初抚了抚胸口,平息愤怒,识趣地把粥接过来,一勺连着一勺,喝了干净。

    眸中隐隐露出笑意,豆苗儿把晾凉的药汤端过来,她左手藏在背后,用右手递给他。

    汤药黑乎乎的,陆宴初一口气灌下去。

    满腔苦涩,他忍着没皱眉,却苦到了心尖。

    “吃糖。”

    伴着清甜的笑语,一股温热触在他唇瓣,陆宴初下意识张了张嘴,一块圆糖从她左手指尖落到了他口齿之中。

    “甜吗?”

    陆宴初望着她,一时没反应过来,下意识颔首:“甜。”

    “蜂蜜糖球,当然甜了。”豆苗儿歪着脑袋,笑靥如花。

    蓦地一僵,陆宴初低眉,他想把糖吐掉,却不知吐到哪儿去。

    “找什么?”

    陆宴初沉着脸:“这糖……”嘴里含着东西,说话都不方便,陆宴初不悦,他顾自别扭了半晌,见她转身要走,也管不着旁的了,气道,“这是昨日那人送来的蜂蜜?”

    “啊?”豆苗儿诧异地看着他,想了会儿,恍然大悟,他说的是孙年生?撇嘴,她很想问他是不是发烧脑袋都烧傻了呀?可他都是因为她才生病的啊!豆苗儿嘟嚷着嘴,把怼他的话咽了回去。

    她脸上小动作很多,陆宴初僵坐着,糖化作甜水,想吐不能吐,他真是憋屈得很。

    “蜂蜜糖球呢,是先把枇杷熬成膏,快凉时兑上蜂蜜,捏成丸子,埋在地底储存。”豆苗儿一字一句的解释,末了挑挑眉,反问他,“这时节上哪儿去找枇杷?我哪有那么大本事再做出一罐蜂蜜糖球出来?”

    陆宴初:“……”

    见他安静下来,似是知错,豆苗儿得意地转身:“我去给大黄黑妹喂吃的,你老老实实歇着。”

    满脸窘迫,陆宴初闷声懊恼。

    他可能病得不轻?伸手触了触额头,确实挺烫的,陆宴初松了口气,病得不轻就好!他不过是烧糊涂了而已!

    全身无力,陆宴初听着屋外点点动静,偶尔她的嗓音会轻轻传来。

    睡会儿再走吧!青天白日,若被人看见他从她家出来,不好。如此安抚着自己,陆宴初疲惫地阖目,很快昏睡过去……

    豆苗儿在外头无论做什么都尽量小声不吵他,等忙完手头的事,推门瞧去,他已经睡得很熟了。

    阳光正好,几缕明亮的金色点缀在他眉眼之上,俊逸非凡。

    半晌,微风拂过,豆苗儿猛地回神,她尴尬地锤了锤脑袋,转身掩上房门。

    去院子里割了些韭菜,豆苗儿盘算着中午多做几道菜给他开开胃,生病了的人没有食欲,但不吃怎么能恢复得更快?

    上次晒干的鱼可以煎煮,再来碟韭菜炒鸡蛋,豆苗儿咬唇,眼前一亮,她都忘了,上次在山上采的菌菇没吃完,晒干后存了起来,她还可以炒一碟菌菇腊肉啊!

    斗志满满地行动起来,她一得意忘形,不知不觉哼起了歌。

    很快想起来屋里躺着个病歪歪的陆宴初,豆苗儿拍了拍嘴,紧紧闭上。

    三道菜都是家常风味,不复杂。

    最后的鱼还得在锅里闷会,豆苗儿脱下围裙,轻快地去扶陆宴初下榻。

    “我没病到走不动路的地步。”陆宴初觉得她好像把他看做了一个瓷娃娃,他明明是堂堂正正的男子汉,哪怕病了,也不是个瓷娃娃。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bisoge.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