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38.三七章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搜阁 www.biso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soge.com

    一秒记住【笔搜阁 www.BISOGE.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订阅不足60%则显示防盗章, 请静待72小时, 补足比例可立即看  晋.江.独.发.

    十五章

    “上次送你蜜罐的那男人,叫孙什么的。”陆宴初眉头皱起, “他是孙大娘的外侄?”

    “嗯, 孙年安。”豆苗儿为他解惑,不过从“终身大事”扯到孙年安……

    胸口憋得慌,陆宴初抿了抿薄唇, 暗想她解释得倒挺快!名字记得倒挺牢!重重将竹篮搁在地上, 他沉声道:“你我在孙大娘面前虽掩饰了过去, 但难保她不再起疑心。我伤寒已痊愈, 以后你不必给我煮药烹食, 若因此耽误了你的姻缘, 我担待不起!”

    怔怔盯着他,豆苗儿恍然大悟地收回搭在篱笆门上的双手,啧啧, 读书人脑袋里的弯弯绕绕就是多,她浑然不在意摆手:“原来你说半天就这事儿啊?”撇嘴, 豆苗儿嫌弃道, “哪门子的姻缘?那两罐野蜂蜜我都叫孙大娘给退回去了!”

    “退了?”

    “嗯啊!”豆苗儿点头, “就咱两一桌吃饭被孙大娘逮着……咳……”抬头望天, 她把这段尴尬往事略了, 切入主题, “你一走我就把蜜罐交给了孙大娘。”

    是吗?面色生出烫意, 陆宴初偷瞄她一眼, 浑身突然都不自在起来。原来她没存那个心思,也不是要和孙年安……

    “我、我走了!”

    “等等。”豆苗儿不准他走,黑漆漆的眸滴溜转了一圈儿,她上前伸手拦住他,笑嘻嘻甜丝丝道,“陆家哥哥,我做的点心好吃吗?”

    “嗯。”明知她一旦露出这般讨人喜欢的样子就不对头,可……陆宴初默默低语,“好吃。”

    “你要喜欢,明儿我再给你做呀,桂花蜜藕、荷花酥还有南瓜糕,栗子核桃也有多的呢!”

    “无功不受禄,不必。”在她灼灼目光逼视下,陆宴初情不自禁的将头低了又低。

    “什么无功不受禄?我们不需要这么客套的,只是陆家哥哥……”豆苗儿跟着他垂下的眸往下弯腰,非要看着他眼睛说话才行。

    陆宴初只好将头抬起,正正经经地望着她,以免她作出那番滑稽的姿态来。

    “陆家哥哥。”豆苗儿殷勤极了,“我长这么大,除了附近的两个镇子,都没出过远门,县上好不好好玩呀?有没有新奇之物啊?”

    “我同你一样极少出远门,只从书上知道,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天宽地阔物产丰富,我们在这里所看到的所听到的所知道的不过九牛一毛罢了!”

    “说得我更想出去开开眼界啦!”

    陆宴初好笑:“以后有机会,我带你……”

    “不用等到以后,眼下不就有一个现成的机会?”双手一合,一声清脆的“啪”,豆苗儿得逞道,“陆家哥哥,你还有两三日就要启程去县上参加秋闱对不对?我跟你一起去好不好?”

    “胡闹。”笑意敛去,陆宴初面色顿时一变。

    “咋胡闹了?我一个女子,单独上路多有不便,与你一同启程正好做个伴儿,路上瞧瞧风景开开眼界。等到了县上,你去考试的空档,我就等你啊!陆家哥哥你伤寒初好,秋闱多打紧的事儿,不能马虎的,我在你身边,起码多个人照应。不然你一个人,我多不放心啊,这一去至少半月呢!我一个人在家……”声音渐低,豆苗儿埋头把弄着一绺发丝,这段时日,与陆宴初近距离接触下来,她仍没明白道徵大师嘴里的邪术会给她带来什么伤害,但她气运却好了不少,至少不同从前,一出门就接连不断的倒霉事儿,一个挨着一个,让人心情郁闷极了。

    “我去赴考是正经事!”陆宴初听不得她说这些话,一听就面色发烫,整个人拘束得紧,但凡多看她一眼,胸口就“砰砰砰”加快了跳动的频率。

    “嗯,正经事儿,我才跟着你嘛!”

    “胡闹。”词穷,陆宴初重复斥道。

    “这不叫胡闹,陆家哥哥,我们一同去吧!”豆苗儿绽出一张笑脸,软软嫩嫩的唇漾开,往上勾起的两个小嘴窝深深的。

    “不可。”

    “为啥呀?”

    陆宴初倍感压力,手脚放哪儿都觉束缚,他匆匆睨她一眼,越是看清她眸中的期待越手足无措,他怎么好意思说,她在身边跟着只会惹得他注意力分散。古往今来,学习讲究的就是心无旁骛,区区一个秋试,他本没多放在眼底,照顾娘那些年,他最多的就是时间。可近日,他总感觉心底慌乱,偶尔闪现在脑海里的画面,她的一颦一笑,总让他如临大敌,又无计可施……

    瞧,她又这般冲他笑了!

    陆宴初额头生出细碎的汗渍,转身干巴巴道:“我走了。”

    “等等。”

    豆苗儿唤着,他却恍若闻所未闻般的匆匆越过她,直直行去。

    诶,豆苗儿拎起地上竹篮,吃力追上,在他身后喊:“陆家哥哥,篮子里的糕点饭菜怎么没吃呢?你带回去,我已经吃了晚饭,你送回给我我也吃不下呀!”

    驻足,陆宴初望着她吃力的模样,接过竹篮,道了声谢,像是怕她再度提起跟着他去县里的事,逃也似的疾步离开。

    努嘴,豆苗儿等他身影淡去,轻哼一声。

    逃得过初一逃得过十五吗?

    山人自有妙计,虽算不得妙,还又怂又厚脸皮,但不使出点手段不行了!

    扭头回屋,豆苗儿开始收拾包袱,哼着歌,她叠整齐换洗衣物,把攒下来的铜钱带了好几串儿。

    满意地把鼓鼓囊囊的包袱放到柜子里,豆苗儿爬上大床,面带笑意的睡去。

    天亮了,她依旧给陆宴初做饭,药汤则免。

    香喷喷的腊肉蛋炒饭出炉,撒了点青绿香葱,再煮一锅下饭的时令蔬菜营养汤,大功告成。

    提着篮子,豆苗儿往兜里塞了几颗煮熟的板栗,边吃边赶路。

    到了木屋,她垂涎地望着竹林里的翠竹,盘算着从县上回后,定得来伐几根。

    “陆家哥哥,陆家哥哥……”不急不忙地剥壳,往嘴里塞板栗,豆苗儿一声声唤道。

    等他出来,豆苗儿佯装没看见他如临大敌防备警惕的模样,将篮子亲手交给他,说了两句鼓舞鼓劲的话,转身就走了。

    走之前,还退回来往他掌心塞了几颗剥好的板栗肉。

    陆宴初一时恍惚,脑中她笑盈盈的脸还在眼前萦绕……

    中饭晚饭豆苗儿都变着花样儿送来,陆宴初回回拒绝,她回回口头应下,转身人就来了,实在令他头疼。可怕的是,陆宴初发觉他越来越把她往心里头惦记了,她来了他不喜,她不来他竟然守着时辰频频往窗外竹林里探望……

    她口齿伶俐擅长诡辩,又不依不饶,陆宴初次次不敌次次落于下风,只得又气又莫名有一点窃喜的把饭菜收下,以免她一张粉红小嘴翕翕合合,念得他脑壳疼。

    “陆家哥哥,你是后天早晨启程吗?”傍晚,豆苗儿将装饭菜的篮子递给他,歪着脑袋天真的问。

    蹙眉不说话,陆宴初定定瞅着她瞧。

    “唔,我是算算后天早晨还要不要给你做饭呀!”

    “不必。”陆宴初眸色渐深,审视着她滴溜溜转动的眼珠。

    “哦哦,就是说陆家哥哥你后日很早就得启程对吧?天不亮就走?”

    “差不多吧!”

    “好咧!”豆苗儿露齿一笑,“明晚我要做一顿大餐,预祝陆家哥哥你秋试顺利,榜上有名。”

    “不必了……”声音压低,陆宴初还没说完,她人已经跑进竹林,步伐轻快。摇摇头,原地站了半晌,陆宴初锁眉,转身进屋。

    她小脑瓜里究竟打着什么主意,他基本已经猜到了。

    次日早,豆苗儿哼着歌来送饭,唤了半天陆宴初,毫无动静。木屋紧闭,没有灯光,仿若没有人烟。

    她面色一沉,退后一步,感觉到什么地低头揭开篱笆门角落里的竹篮。

    篮子里放了一束清晨尤带露珠的粉红山月季,旁边搁着一张纸条。

    他字迹好看极了,锋利沉稳中不乏隽雅秀挺。

    “等我回来。”

    就只有简简单单的四个字,眸色剧变,豆苗儿气得跺了跺脚,好你个陆宴初,个大骗子!竟敢拿几朵野花就把她打发了?

    “孙大娘,晚辈陆宴初。”陆宴初放下碗筷,起身朝孙大娘作了个揖。

    在最初的震惊讶异过后,他窘迫也好赧然也罢,总不能一声不吭袖手旁观。

    陆宴初一套动作谦谦有礼,端的是镇定自若,但细心瞧,很容易发觉他耳后根通红一片,那片红晕甚至一直蔓延进衣襟包裹住的脖颈里。

    “哦,晓得,我晓得你是谁。”孙大娘支支吾吾,她瞅了眼跟着站起来的豆苗儿,心情复杂。

    怎么说呢!孙年安是她外侄,她把豆苗儿当半个闺女看,自然希望两人能有个结果,况且这也算门当户对的喜事。

    可不得不承认,与面前这位一表人才有学有识的陆宴初相比,她那侄儿差的不是一星半点。此时望着面前两人,果真男才女貌一对璧人,般配,般配得很。

    哎,没戏了没戏了!

    孙大娘一肚子纳闷和牢骚,以及担忧。

    豆苗儿瞒着她,她心底不舒坦,有些酸溜溜的。再者二人偷偷摸摸在家幽会,到底不太敞亮。还有……孙大娘终究是关心豆苗儿的,她姥爷姥姥走了,身边都没个把关的人,陆宴初家里那档子事可不简单,若最终他要去京城投奔他爹,那她呢?

    “大娘,您吃饭了么?”寻不着话说,豆苗儿几根手指搅在一起,朝旁边陆宴初暗暗递去一个眼神。他好歹是个读书人,脑袋灵光思维活跃,快给找个理由解释解释啊!

    陆宴初薄唇紧抿,匆匆睨她一记。男女授受不亲,从遇见她起,他已做了不少读书人不该做的荒唐事,如何还有脸再强行隐瞒?关键怎么隐瞒?他是真睡了她闺房,真吃了她做的可口饭菜,也真被孙大娘抓了个现成。单就最后一条,便跳进泖河都洗不清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bisoge.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