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42.四一章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搜阁 www.biso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soge.com

    一秒记住【笔搜阁 www.BISOGE.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V章订阅不足60%则显示防盗章, 请静待72小时  生怕什么呢?她似乎也不太懂了!

    两人一前一后, 陆宴初恐她跟得吃力,如一只蜗牛般缓缓地挪。

    走慢了,就容易胡思乱想,气氛缄默, 他打破沉寂:“你怎么廋了?”问着, 却不太敢回头看她, 风大, 不断将她身上那股残留的胰香味送入鼻尖, 像是荷香。

    “我瞧着你也瘦了!”目光落在他背影,豆苗儿默默道。其实刚见到他时, 她就发觉了,但那会儿她情绪不稳定,后又哭得狠了,实在丢人, 她就不好意思再多与他说些什么。

    陆宴初步伐稳重, 言语里揉进了几许笑意:“日日困在那考场小格子里答题, 若不瘦反倒稀奇。说起来,想到一件新奇的事情说给你听。”顿了顿, 续道,“贡院里, 一个身材壮实的考生初进考场时约两百多斤, 肥头胖耳。孰知出来时却仿佛脱胎换骨, 身形匀称, 眉目清秀,容貌俊朗。看守军士还当他偷天换日,是用了什么邪术换人来作弊!”

    “啊?”豆苗儿原本与他隔着一段安全距离,这会儿听得入了迷,情不自禁追到他身后,紧张的问,“结果呢?他是不是被冤枉了?”

    “哪能,他脖颈天生有块青紫色胎记。”

    豆苗儿松了口气:“那就好,不然多冤枉!还好生了块胎记。”想着想着,又觉稀奇古怪,那么多肉真能这么轻易减下去?狐疑地拔了根路边的狗尾巴草,狐疑道,“真的假的?你莫不是骗我寻开心吧?”

    “嗯,假的。”

    豆苗儿以为自己没听清,呆呆张嘴:“啊?”

    “我胡说八道,骗你寻开心。”陆宴初坦诚得很,他侧眸望向她,嘴角笑意深了几许。

    “……”豆苗儿竟不知陆宴初会开这种玩笑,她愣怔了半晌,才气红了脸将手心的狗尾巴草朝他掷去,气道,“你竟然骗我!”

    狗尾巴草擦过他衣摆,滑落在地。

    陆宴初瞅了眼泥地里的青草,笑着摇摇头,她自在了就好,在他面前哭鼻子什么的,并不丢脸,只是看着她那时无助委屈的样子,他心底莫名难受极了。

    “你真是个大骗子!”之前他就骗了她,分明说后日才启程,却偷偷摸摸提前走了,现在又骗她?豆苗儿简直气不打一处来。

    陆宴初讪讪触了触鼻尖,不吭声了。科举是极其残酷的事情,有人展翅鹏飞,有人壮志未酬,还有的人连命都丢了,所以,他怎么好与她说那些事情?

    过泖河,转角入小径,豆苗儿气消了些,却生出丝丝退缩之意。

    去陆宴初家留宿的决定,她下得仓促。

    当时他说话好听,她晕了头,半推半就应下。又想着他好不容易回了,她近日身子特别虚弱,若能彻夜与他离得近些,何乐而不为?

    可这与上次他在她家留宿的情况不同,他人好好的呢!没发烧人很清醒,她倒不是担心他会对她做出什么事儿,说起来,真怎么样了,吃亏的也不是她啊……

    豆苗儿窘迫,脑子里两个想法在激烈搏斗。

    一个说你不能这么没有原则,有没有点廉耻心了?

    一个说命都快没了还廉耻,廉耻是啥能吃吗?自尊是啥能救命吗?

    “到了。”推开栅栏门,陆宴初驻足,眉间堆起担忧,“你怎么魂不守舍?还有,不过半月,你怎么瘦了这么多?是不是身体不适?”

    “没。”豆苗儿回神,支吾着用应付孙大娘的说法继续应付他,“是睡得不好。”

    端详她面色,苍白羸弱,眼下的确有暗青,“怎么睡不好?”

    “唔,失眠,辗转反侧睡不着。”

    “可请大夫了?”

    “请了,说养养就好。”

    陆宴初颔首,还是不解:“既没有不适,怎么睡不好?你可是心底藏了事,挂记着什么?”

    “算是吧!”面对他的打破砂锅问到底,豆苗儿扛不住,她埋低了头,佯装专注地盯着地上一颗石子,生怕他再发问。

    这种程度陆宴初当然不满意,他想问她惦念什么惦念得瘦成这样,可她神情明显透着回避,“别问了别问了”几个字清清楚楚写在脸上。

    陆宴初严肃地攫住她脸,实在想不通。

    她身边无亲无故,家里的鸡呀猫呀狗呀都养得肥嫩嫩,她有何可操心的?

    思忖着考量着,突然福至心灵。

    陆宴初面色绯红,轻咳一声,扭头望向远处青翠竹林。

    “陆家哥哥,我多不放心啊!”

    那句她常挂在嘴边的话瞬间回荡在他耳畔,反反复复。她是不是在牵挂惦念着他?所以才亏了身子?

    收起伞,陆宴初低眉从袖口里掏出两个油纸包,垂首脸红地递给她:“往返匆促,没有机会在集市闲逛,如今天热,许多吃食也不方便携带,时间一长,在路上会馊。这是方糖,摊位摆在贡院附近,我出来经过,闻着挺香,便买了些,你试试这味道可还喜欢。”

    蓦地抬眸,盯着那两包方糖,豆苗儿不敢相信:“你特地给我带的?”

    “不是,正巧经过,唔,就买了。”眸光闪烁,陆宴初否认。

    瘪瘪嘴,豆苗儿眸中亮光暗了一半,不过也好,他若专门为她买,她吃得心底都不踏实呢!

    接过两包糖,她道了谢,拿在手上新奇地翻来覆去。

    瞧她高兴,陆宴初心中也欢喜。

    “进屋吧!”他侧身,让她先进,“晚上你睡卧室,我在临时书房休息,放心,被褥是离开前洗过的,我今晨才回,床榻干干净净。”

    “唔。”面上一热,豆苗儿努力自在些,她人既然都在这儿了,还扭扭捏捏做啥?或许陆宴初是不拿她当外人,才如此君子坦荡荡?她若再束手束脚,反显得她不坦荡一样!

    “陆家哥哥,你家里有啥吃的?你这些日子风餐露宿,都没吃过一顿正经饭对不对?哎,怪我记性差,早知道从家带些腌肉和鸡蛋就好了。”锤了锤脑袋,豆苗儿懊恼。她向来是个好哄的人,得了他两包糖,便什么脾气都没了,掏心掏肺的想对他好,“反正近,我回去拿吧!”

    “不用。”她说风就是雨,陆宴初挡在门前拦她,“外面风大,我去拿鱼竿去泖河钓两条鱼上来,晚上煮锅行不行?”

    “好呀,黑妹肯定举四只爪子同意。”

    她抬手抬脚,滑稽地模仿猫咪,陆宴初失笑,忍住想摸摸她头的冲动,他转身去取鱼竿。

    两人分工,豆苗儿到林子里抱了个不大不小的熟南瓜,用刀去皮切碎。

    蹲着生火,鼓嘴吹了几口气,火势渐旺。

    坐在炉子边,豆苗儿朝内添了几根柴,起身去淘米,准备煮易消化有营养的南瓜米糊糊。

    锅子里慢慢鼓着泡,她抱膝打量屋内屋外,陆宴初将木屋整理得干干净净,所有东西摆得规整,一切都井然有序,似乎比她都讲究。

    好笑,豆苗儿转头揭开锅盖,粥已经彻底翻滚起来了,她得去拿个勺儿搅拌搅拌才行!起身没走几步,豆苗儿身子蓦地晃了几晃,那股熟悉的感觉再度汹涌袭来,令人如坠黑夜,什么都看不清了。震惊地蹙眉,豆苗儿突然感到极端的恐惧,明明陆宴初已经……

    天冷,泖河里的鱼没清晨容易上钩。一个时辰过去,只钓到了两条草鱼一条鲫鱼。

    收起鱼竿,陆宴初提着木桶回家。

    远远地,还没进院子,就闻到了空中的香味儿。

    微微一笑,陆宴初望着小木屋的方向,心底说不出的轻松,仿佛接连数日的疲惫与倦怠都在此刻一扫而空。

    “鲫鱼煲汤,另有两条草鱼,煮锅定够了!”推门而入,陆宴初轻笑着汇报成果,视线逡巡一圈,却没她身影,更无任何动静。

    “你想怎么煮锅?附近有个地方,每到下雨就会生出许多蘑菇,我……”

    寻找着走入厨房,目光晃动,蓦地定在地面上那抹浅蓝色身影,陆宴初一怔,“哐啷”一声,手上木桶滚倒在地,鱼儿不断跳跃,想逃。

    “豆苗儿!”慌忙上前,陆宴初急急唤她一声,抱起她步入卧室,他动作尽量轻柔地将她平放在床榻。

    “豆苗儿,豆苗儿,赵寄书,醒醒!”陆宴初覆手在她额头,没发烧,身上更是没任何伤势。面色焦切沉重,陆宴初紧张地再唤数声。

    双眸紧阖,睫毛如蝉羽,她依然纹丝不动。

    陆宴初猛地转身就走,去请大夫。

    “陆家哥哥……”

    模糊的呢喃突然响在耳畔,陆宴初即将迈出门槛的步伐瞬间折转方向,三步并作两步朝她走去。

    欢声笑语如银铃般萦绕在耳畔,一圈圈荡来荡去。豆苗儿仰头,半空中黑压压一大片蜻蜓,飞得极低。

    加快步伐,豆苗儿急忙回家,把晾晒在院子里的鱼咸菜以及衣裳都收进去。这天儿,怕是要下雨了!

    果不其然,临近傍晚,天色黯淡,淅淅沥沥的急雨说来就来,大雨朵朵砸落在地,绽出茶杯般大的水花。

    豆苗儿坐在堂屋,手里握着块打磨好的竹板,用斜口刀随意地雕刻一树桂花。她心不在焉的,加之桂花实在过于小巧,屋外一声“豆苗儿”乍然惊起,她手一抖,顷刻在竹面划下一道口子。匆匆搁下竹片,豆苗儿撑着伞跑出屋。

    孙大娘披着蓑衣,顶着大大的帽子,站在篱笆栅栏外。

    “大娘,您怎么这会儿过来了?”雨声太大,豆苗儿没听清孙大娘回了句什么,她赶快从内打开院门,请孙大娘进屋。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bisoge.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