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83.八三章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搜阁 www.biso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soge.com

????一秒记住【笔搜阁 www.BISOGE.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晋.江.独.发.

????八三章

????从首辅府邸离开, 世子贺卿之心事重重地回到宁远候侯府。

????如今整座侯府已全权交由他打理,父亲年事已高, 前几载已退居幕后,日日怡花弄草,很是休闲惬意。

????而他的母亲则还整天操心静书和年幼的承郡王宗浚,时不时要去他们府邸陪伴母子二人。

????在今天之前,贺卿之把赵静书真心当做亲生妹妹,当年她嫁去东宫做侧妃,他便好言规劝,那等地方虽富贵荣华享之不尽, 可每一步都得走在刀尖上。果不其然, 前太子命薄,还死得龌龊,金屋也变成了坟墓,将他们母子囚在其中。

????难怪呢, 站在八角檐下,贺卿之摇头叹气。

????倘若是真正救他的那位妹妹来到了府中, 她怕是不会做出这种选择吧!

????再想,又深觉可恶,好个赵家, 竟敢如此大胆, 当他们宁远候侯府好糊弄吗?

????面色一变再变, 望着天上闪烁的星子。

????贺卿之负手想了半天, 决定告诉母亲真相。

????她这些年视赵静书如己出, 恐怕伤心之余,也放不下这段日积月累的亲情了。

????只是委屈了那位首辅夫人,原来她才是当年救他于水深火热的恩人。

????望月长叹,贺卿之整理一番言辞,去松鹤园拜访他的母亲宁远候侯夫人。

????眼下时辰已不早,宁远候侯夫人自是诧异,但见到儿子,心底当然欢喜。

????只是笑中带了几分愁,闲语几句,便提及承郡王王府的状况。

????“最近不知怎么回事,总觉得你妹妹有些心神不宁,身子状况也不好,让她宣太医过来把把脉,却推却不愿。还有浚儿也一直蔫蔫的,倒有大夫开了药方,说是天气变化引起的气虚,可连着喝了几副,一点起效都没,可愁死娘了,哎,明日娘带两根人参……”

????面目俱沉,贺卿之越听心里越窝火。

????“娘。”猛地拂袖打断她未说完的话,贺卿之狠下心肠闭目道,“错了,一切都错了,赵静书并非当年救我的那位小女孩,一切都是赵家的阴谋。”

????“什么?”

????望着母亲震惊愕然的神色,贺卿之自知太过激动,便缓了缓情绪,低声将整个故事讲给她听。

????说到最后,他无奈说:“我知静书与您一向感情深厚,我本不愿揭穿,可每每想到她,我就会想到那个小女孩,她才是我的救命恩人,可这些年,我们一直被蒙在鼓里,连一句谢谢都未对她说过,这对她公平吗?”

????宁远候侯夫人双眸通红,僵怔在原地,久久才在婢子服侍下落座在长椅。

????这段话给她带来的震撼太大了,她需要时间慢慢消化。

????“娘,您身子要紧。”贺卿之上前两步,站在她身侧半懊恼说,“静书那边您依然可以与她母女相称,毕竟这是她爹娘的计谋,那时她尚且年幼,无法辨明是非曲直,所以她也算无辜。至于首辅夫人那边,儿子会去当面道谢。”

????宁远候侯夫人捂着胸口点点头。

????她此时完全没了主意,一会怨恨赵家,一会又舍不得静书。还有儿子嘴里的那位首辅夫人,当日在宫中她是见过的,看上去是位伶俐善良的年轻夫人。

????“母亲,您先喝杯茶。”亲自斟茶,贺卿之双手呈上,“儿子不孝,惹您伤心了,请您千万保重身体。”

????宁远候侯夫人摇头疲惫说:“我明日,还是得去郡王府一趟。”

????虽赵静书当年年幼,但她不可能不知情,宁远候侯夫人一想到这些欺骗,心底便不是滋味。

????夜静静逝去,第二天天刚亮,宁远候侯夫人就迫不及待乘着一顶软轿,急急前往郡王府。

????她昨晚通宵未眠,偷偷抹了几次泪。

????正如她儿所说,哪怕她舍不得静书,也断不能委屈真正的救命恩人,这事儿必须弄个明白。

????软轿停在府邸门口,无须通传,宁远候侯夫人三步并作两步行去后院。

????然王府内情况却有些不对,她询问一个匆匆跑出来的丫鬟,才知承郡王宗浚大半个时辰前昏倒了,请来的御医束手无策,正准备去请别的御医。

????宁远候侯夫人大惊失色,顾不得旁的,忙去看承郡王。

????不管怎么说,这个孩子是她看着长大的,在她心中,承郡王就是她嫡亲的孙儿。

????疾步踏入承郡王安歇的内室,一股呛鼻药味扑面而来。

????“静书,承郡王怎么了?”宁远候侯夫人望向坐在床畔的清瘦女子,眸中掩不住心疼,“听说陈御医刚离开,他怎么说?”

????“没怎么说。”

????“怎么会没怎么说呢?好好的孩子昏倒,他不该开药方不该好好诊治吗?”

????“他们治不了。”

????“不可能,一派胡言,我们多请些御医大夫,总会有办法的。”

????紧紧握住床榻上孩子的一双小手,赵静书苍白的脸上突然划过一丝不甘和悲痛,她知道,当初这个孩子的到来本是她一意孤行,是她靠夺福向老天抢来的孩子,可既然给了他生命,为什么又要收回去?这不公平……

????猛地起身,她眸露凶狠地朝外跑去。

????“静书,你去哪儿?”

????推开阻拦的宁远候侯夫人,赵静书踏出门槛前冷声说:“娘,浚儿劳烦您照顾一下,我去去就回。”

????语罢,吩咐奴仆准备马车,她准备去找整件事的核心人物陈老三。

????这夺福的邪术由他而起,他肯定知道该如何救下浚儿。

????穿过无数条街巷,马车急急停在偏僻的宅门前。

????赵静书没有闲情再等,示意奴仆直接将门撞开。

????“砰”一声,琐屑纷飞。

????照往常,她必是嫌弃不已,可这会已经没有时间,赵静书飞快提裙迈入,一边扬声高喊:“陈老三,陈老三……”

????良久,无人回应。

????气急败坏地推开他的寝居,赵静书陡然发觉不对。

????里面空荡荡的,什么都搬没了,只剩些木桌与木柜孤零零躺在地面。

????怎么回事?

????她仓惶四顾,在窗下案牍上发现一封书信,用半破的花瓶压着。

????身体冷到极点,赵静书无法控制情绪地粗暴撕开。

????陈老三倒会些书字,却写的不好,勉强能认出。

????“赵静书,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已离开。当初在泖河村,我为了荣华富贵跟你上了京城,本意是过上逍遥自在的日子。但你却远比我想象中更加贪婪狡诈,我早说过夺福必有反噬,若谨慎而为还能苟延残喘,可你偏偏不满足于现状。再这样被你连累下去,只怕我也得死在这里。你身上的那些瘀痕已经开始腐烂了吧?这就是征兆,你逃不掉了,至于承郡王,他本就不该存在在这个世界上。这些年我帮着你做了那么多孽,我也逃不掉,我做好了死的准备,所以以后我们阴间再见,你们先去,我再享受享受这世界的美好再来。”

????看着最后的“陈老三留”四字,赵静书猛地把纸张揉成团,疯狂用力地将之扔出窗外。

????陈老三这个贱人,她要让他不得好死。如今竟敢把所有的错处推到她身上,难道他不是同样贪得无厌吗?

????浑身气得颤抖,赵静书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没错,尽管陈老三离开之前帮她找到了下一个夺福之人,可她再恢复不到以前,她的身体会连肉带皮的一点点腐烂,或许再不久,她就会化为一堆白骨,也可能连白骨都不剩!想到这里,不禁有些瑟瑟发抖。

????靠在墙面,赵静书死死闭上双眼。

????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前无出路,后无退路。难道真如陈老三所说,是她太贪心了?

????没有时间再浪费,哪怕浚儿一开始不该活在这世上,可他是她的亲生孩子,她不能置之不顾。

????至少在死前,她要为浚儿铺一条后路。

????想到这里,赵静书生出一股气力,咬着牙离开宅院,重新回到马车,启程回郡王府。

????郡王府西苑的偏僻暗室,正是每次施邪术夺福的地方。

????遣开奴仆,赵静书独自提着灯进入。

????随着她点亮一路上的长明灯,黑黢黢的暗室逐渐显现出轮廓。

????在东面,一根根长度不一的红烛罗列摆放着。

????每根红烛便代表着一位福运之人,一旦燃尽,则说明此人的福运气数已告竭不存于世了。

????在陈老三一次又一次的叮嘱下,除却当初的豆苗儿,赵静书没想过要害死谁,每次夺福,她都会在合适的时机截然而止,切断夺福,以免过于损害自身。

????起初她大概也是惴惴不安着,可慢慢地,心就变得麻木,为了唾手可得的恩宠权利和地位,她迷失在了这些红烛里。

????深吸一口气,赵静书上前去点燃最外围的红烛。

????那是陈老三前不久新找的福运之人。

????为了替浚儿接下来铺路,她不能那么快就狼狈地死去,她需要活着,然后将陈老三给找出来。

????然而——

????竟然点不燃?

????这是怎么回事?接连试了三四遍,全部以失败而告终。

????赵静书恐慌地站定在原地,这可是最后一位可夺福的人选,没了陈老三,她如何分辨得出下一位福运之人?

????暗室凉飕飕的,阴风阵阵,赵静书一动不动,仿若鬼魅。

????此时,不同于承郡王王府的气氛凝重,首辅府邸则轻松许多。

????今日小皇帝宗潜借太后之名,将沈慕春接入宫中小住几日。本来上午陆宴初在御书房与他商讨最新拟定的官员升迁条例,只是小皇帝心神不宁频频出神。陆宴初又哪不知原委,只得识相告退。

????这一出大概让小皇帝也很不好意思,便特准陆先生休沐半日,回府陪伴家人。

????“你是说慕春进宫了?”

????“没错。”花园凉亭下,陆宴初在教福宝下棋,一大一小埋着头,很是用功。

????旁边豆苗儿为他们剥着时令的香橙,笑着道,“这我便放心了,她待在皇上身边,只怕那恶人想作祟也不成。”

????“这是为何?”陆宴初抬了抬头,奇怪道。

????豆苗儿轻咳一声,略不好意思地压低嗓音说:“福泽庇佑,当初我总缠着你,不就因为这个原理吗?”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bisoge.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