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86.八六章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搜阁 www.biso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soge.com

    一秒记住【笔搜阁 www.BISOGE.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晋.江.独.发.

    八六章

    豆苗儿原先只是怀疑侨香身上发生了糟糕的事情, 不曾想, 她毫无依据的一番虚诈,竟诈出令人惊恐的言论。

    侨香并不是新进婢女,在府邸已有些年头。为人老实本分, 对主人们除了侍奉,也有一定的感情基础。

    想来这段时间她也是饱受煎熬,不然怎会轻易露出端倪?

    豆苗儿冷着脸继续逼问,很快摸清事情经过。

    前些日,有人绑了侨香七岁幼弟,以此为威胁, 让她取陆宴初几缕发丝。

    侨香心知其中必有蹊跷, 但幼弟在对方手里,并放话说若她胆敢泄露半分消息,弟弟便性命不保尸首无存。

    一听这些话,侨香吓得六神无主, 什么都答应了。

    听得脚底生寒面色惨白,豆苗儿心里像被撒了抔雪。

    从侨香反常的那天算起,已有几日光景。

    如今陆宴初躺在床榻昏迷不醒, 究竟是疲乏所致?还是与这几缕发丝有问题?从古至今,发丝所象征的意义就不同寻常。身体发肤,受之父母, 不敢毁伤, 孝之始也。除此之外, 男女结发为夫妻, 亦是寓意从此白首不分离。

    豆苗儿本不是特别信这些虚无的人,可打从她被施了邪术开始,她的想法便一点点扭转,原来世间,真的有许多事情是无法用常理来推论解释的。

    “那些人你知道身份吗?他们现在在哪里?”

    上半身匍匐在地,侨香哭成了泪人,拼命摇头,哽咽说:“婢子也想从他们口中套出些讯息,可他们十分小心……”

    这就是没有丝毫线索了,豆苗儿心悸得慌,没空和侨香再多说什么,匆匆走出耳房,她进寝卧看了眼陆宴初,他还没醒。怔了短短须臾,召来几个护卫留守在陆宴初身边,豆苗儿提了盏灯笼,带婢女去找道徵大师。

    一路疾行,敲开院门。豆苗儿站在道徵大师卧房长廊下扬声唤他。

    片刻,道徵和尚从内打开门,将她迎了进去。

    “发生了什么事?”见她面色肃穆,道徵和尚急忙问。

    豆苗儿紧皱着眉,将侨香的事迅速说给他听。

    越听越表情沉重,道徵和尚说:“那些旁门左道,不外乎就用这些东西作祟,可依老道对‘夺福’目前的了解,除了术法之外,几缕发丝并不能施法。”又立即发问,“陆大人最近有没有受伤过?”

    豆苗儿认真想了想,摇头。

    “若是如此,那状况还好!这段时间陆大人身边恐怕要多加人手。”道徵和尚松了口气,“目前虽不确定到底是什么原因,可防患于未然很有必要,倘若真跟那件事儿有关,目标万一是陆大人,那么事情可能才算刚刚开始。”

    “这跟他受没受伤有什么关联?”豆苗儿不解的问。

    “除了发丝,邪术还需受害者的血作为媒介。”

    颔首表示明白,豆苗儿愁容满面地埋下头,忽然,似想到什么,她猛地怔住,眸中露出惊恐,一张本就惨白的脸彻底变得毫无血色。

    不对,陆宴初当真没受伤吗?她一时只想到他确实没遭遇什么危险,但几天前的老汉呢?他那日与她解释,说是无意中受了轻伤,如今被道徵大师一番提醒,她竟觉得这事儿背后可能值得推敲,谁知道这是意外还是刻意为之?

    “道徵大师……”豆苗儿吓得眼泪猝不及防砸下来,“他手上有受伤,恐怕和侨香取走发丝相隔不过一日。”

    “什么?”道徵和尚面色一变。

    “我想着,中间大约有猫腻。”揉掉眼泪,豆苗儿努力控制情绪,“得立即找到老汉才行,大师,我打点好这些事之后再来找你。”

    “我与你同去。”哪还有心睡眠?道徵和尚不放心地与她一同跨出门槛。

    整座府邸的灯霎时全亮了起来。

    豆苗儿安排信得过的心腹护卫去将老汉捆来,冷声说无论用什么手段一定要将他带回府邸,人别死就行。

    护卫疾步离开,豆苗儿与道徵大师在厅房等候,时间一分一秒逝去,几个护卫已经去了有小半时辰。

    尽管心急如焚,豆苗儿还是告诉自己不能慌,她若慌了,陆宴初怎么办?

    埋头拨弄着念珠,道徵大师同样蹙眉不安。

    现在的情况是老汉的冤情确实没有骗人,可他怎么偏偏就找到了陆宴初身上?而且怎么还让陆宴初受伤见了血?不得不说,这是很大的疑点。这也正是豆苗儿此时所顾虑的,发丝侨香可以顺利拿到,如果真是那人作祟,为何不继续收买威逼府中可以接近到陆宴初的人?

    道徵和尚抿抿唇,嗓音透出几分低沉,思索着回答:“可能是害怕被瞧出端倪,老衲一直逗留府中,施主你又曾是被害者之一,邪术这般恶毒,你不仅性命无忧,人生也顺顺利利未受影响。那背后的人可能心存顾忌,知道我们对邪术有一定了解,以免暴露太多让我们提前抓住把柄,所以不敢明目张胆。只是为什么刚好会找到陆大人?陈老三明明已经不在京城,这事确实透着古怪!”

    脑子里乱七八糟,豆苗儿根本没办法理清,视线直直盯着门外,她如今只能指望老汉能提供些线索。另一方面,她强烈希望一切都是她杞人忧天,是她想多了,如果只是陆宴初疲劳过度昏睡过去该有多好?

    又等了半个多时辰,大门处终于传来动静。

    豆苗儿猛地起身追出去,道徵大师紧随其后。

    几个护卫扭送老汉进门。

    老汉身上穿着粗布寝衣,身体枯瘦,眸中看不出害怕,更多的是愤怒和不屈。

    豆苗儿心急如焚,命令拿人是粗鲁粗暴地拿,根本没多加掩饰。

    一路过来,老汉知道这里是首辅府邸,一双浑浊的眼睛稍微平静了些许。

    护卫将老汉一把往前推,他趔趄着摔倒在冰冷的地面。

    豆苗儿顾不上尊老爱幼,倘若老汉真是帮凶,她保不准会对他做出什么事来。

    “我就问你一句话,是谁让你在首辅面前伸冤?”豆苗儿上前几步,弯腰盯着老汉,语气急切的寒声逼问,“他的行踪哪是你一个平民百姓能够知晓的?背后是不是有人指使你做什么?”

    “回夫人。”老汉愣了一瞬,旋即稳住身体,埋头跪在她面前,规规矩矩轻声答,“回夫人,自草民的闺女儿平白无故没了之后,草民伤透了心流干了泪,留着半条残命就想为她讨个公道,世人都说首辅大人心地纯良公正不阿,所以草民才日日守着候着,挨打流血流汗草民都不在乎,只要能为闺女儿找到机会伸冤,这条烂命丢了便是丢了,绝无可惜。”

    老汉话里的绝望和坚持令人动容,豆苗儿迟疑了下,差点就此相信。

    很快重拾冷静,她蹲下身子近距离望着老汉眼睛,他眸子里果然毫无生气,对人世间唯一的眷念怕就是要为女儿讨个说法。他虽然没说谎,但是……

    豆苗儿握紧双拳,哪怕她愿意相信,也不能轻易草率。

    “我现在就只问你一个问题,是攸关首辅生死的问题,你最好老老实实回答。”豆苗儿不肯错过他脸上的每一个细微表情,冷声说,“你要知道,他若死了,你就算丢了这半条命,也没人愿意趟浑水替你闺女找回公道。”

    老汉眼神愣了下,缓缓点头。

    “听说你拦轿后,中途发生了些冲突,失误伤到了首辅是不是?”见老汉点头,豆苗儿捂住砰砰急跳的心口,努力冷静的继续问,“那你必须如实告诉我,首辅受伤流血究竟是意外,还是刻意为之。中间有没有任何猫腻?”

    话语一落,老汉明显有片刻的迟疑。

    豆苗儿的心立即揪了起来,并与站在身后的道徵大师对了个眼神。

    “老汉,正如夫人所说,首辅如今昏迷不醒,你要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最好如实道来。你应该知道,害死你女儿的那些人位高权重,首辅这些日子一直在为此奔波忙碌,他身子有个万一,你闺女儿的事就得搁置。时间不等人,那些为非作歹的人又岂会毫无作为?等证据全部消失,就算老天愿意站在你这边,也于事无补。”道徵和尚在旁循循善诱,特地站在老汉的立场将利害全部说出来,让他自行判断。

    老汉跪地匍匐,哽咽了下,没有犹豫地道出实情:“回夫人和大师,草民确实故意伤了首辅大人,可草民没有丁点要害首辅的心啊!望夫人明察!草民只是希望死去的女儿早日投胎啊……”

    果然,事情还是到了最糟糕的情况!

    道徵和尚扶了把有些站立不稳的豆苗儿,面无表情地让老汉继续一五一十的说下去。

    老汉再没有任何顾忌,竹简倒豆子般把这件事情的始末讲给他们听。

    原来老汉不甘闺女儿无辜丧命,处处伸冤,却控诉无门,反遭毒打迫害,差点丧命,后来辗转伸冤时,在街上遇到了一位路过的好心肠贵人。

    贵人告诉他,当今首辅大人陆宴初刚正不阿,他肯定愿意帮助他,不管对方有多权势滔天,首辅势必是不畏强权的人。然后这位贵人承诺他,她会帮助他打听首辅的行踪,寻找机会让他去见他。

    除此之外,贵人又说,她常年烧香拜佛,对他闺女儿的无辜枉死非常同情怜悯。她可以帮助他在菩萨前念经积攒功德,让他女儿在九泉安息,早日脱生。但是,需要一样道具,那就是世上最正气清廉之人的鲜血,唯有这种鲜血里面的阳气才能助她为他女儿超度。

    老汉见贵人气度不凡,说话温柔慈善,只当遇到了救命济世的活观音,不疑有他,她说什么便是什么了。

    “她是谁?”听着老汉话语里的描述,豆苗儿蹙眉,怀疑他口中的是位女子。

    “草民不知,依稀听她身边的仆从唤她什么娘娘,太什么娘娘。”

    道徵和尚挑了挑稀疏的眉毛,脱口而出:“太王妃?”

    “对,没错!”老汉眼前一亮,立即点头。

    回头见豆苗儿愣怔着一动不动,道徵大师让人把老汉带下去,又让所有奴仆暂时退出厅房。

    等所有人都离开,道徵和尚望着豆苗儿开口说:“如果是她,一切就变得有理可循。她与施主你是血缘上的亲人,当初她代替你来到京城时,陈老三或许就跟了过来。至于陆大人,她肯定是不想打草惊蛇,加上碰巧遇到老汉,让本身就有冤情的老汉替她取得邪术所需的鲜血,肯定不会让我们生疑甚至防备。毕竟沈家姑娘如今身在皇宫,有龙气庇护,她自然奈何不了,为了不让计划落空,她不能做得太露骨,也算是巧合,遇上了老汉,但哪怕没有老汉,她应该也会想到别的办法。”

    豆苗儿红着眼眶点了下头,疾步往外行。

    在去找赵静书前,她得看看陆宴初。

    真是夺福的话,那他现在就危险了……

    寝房里的父子两双眸紧阖,沉睡着。

    不知是否错觉,陆宴初的面色比方才惨白了许多。

    道徵和尚让她退开,上前为陆宴初号脉,又把了把福宝的脉象,难以启齿道:“施主别忘记,福宝的命相与陆大人可是连在一块儿的。老衲先前说过,你们这种情况生下的孩子,鲜少能长大成人,倘若陆大人……”

    不忍往下说,道徵和尚看向豆苗儿,她眼睫轻垂,正静静望着床榻上的父子二人。后面的话他不说她肯定也懂,一荣俱荣一衰俱衰,父子两要么都保得住,要么就……都保不住。

    “事不宜迟,去找赵静书,越早越好。”

    豆苗儿没作声,提裙匆匆往外跑。

    道徵和尚看了眼床榻上的福宝,跟着豆苗儿赶去承郡王府邸。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bisoge.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