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88.八八章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搜阁 www.biso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soge.com

    一秒记住【笔搜阁 www.BISOGE.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晋.江.独.发.

    八八章

    豆苗儿走出承郡王府邸时, 远方已露出一道鱼肚白。昏灰的天空下, 鳞次栉比的一排排民宅若隐若现。

    犹如失去了魂魄的空壳,豆苗儿独行在长街,纤细瘦弱的背影透出一股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悲凉。

    陶平等人隔着段距离跟着, 不敢冒昧打搅。

    道徵和尚沉默地尾随其后,直至走到长街尽头,他霍地顿步,回头遥望那座逐渐变小的承郡王府邸, 那大门檐下还挂着一盏盏橘色灯笼, 暖光往四周一圈圈扩散,不知厌倦。

    他忍不住在心内叹了声长气, 发生在这座宅子里的故事, 伴随生命的陨落看似结束了。事实上却并没有, 接下来, 对活着的人来说,才是真正的考验!

    轱辘轱辘, 长街突然行来一辆马车,稳稳停在豆苗儿身旁。

    这辆马车是陶平方才命人准备的,他定了定神, 恭敬上前对豆苗儿说:“夫人,路途遥远, 还是乘坐马车回府吧!”

    掀了掀眼皮, 豆苗儿气息幽若的“嗯”了声, 请道徵和尚与她同乘。

    两人各坐一侧, 马车穿街走巷,渐渐地,喧嚣声热闹起来,一夜过后,沉寂的集市重新活了过来。

    将近首辅府邸,豆苗儿终于启唇,苍白的唇微微翕合:“大师,就按照你说的法子办吧!”

    道徵和尚点头。

    豆苗儿勉力扯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您是避世之人,本不该被这些俗事捆缚,可这件事情,我真的没办法亲自来做。”

    “老衲明白。”道徵和尚轻轻向豆苗儿投去一瞥,悲天悯人地念了声“阿弥陀佛”,旋即闭上双眼。

    马车很快停在府邸门前,豆苗儿下车,回厢房冷静片刻才去看陆宴初父子。

    福宝已经醒了,在吃热腾腾的混沌。

    他吃相很好,看起来特别有食欲,勾得人味蕾大开。

    豆苗儿认真看着他粉红的小嘴张张合合,昏沉钝痛的脑袋稍微得到缓解,她太累了,整夜未眠,情绪起起伏伏上下跌宕,已经濒临极限。可她心里却像有跟细线一直绷着,随时要断,却不肯断。

    “娘,您吃一口。”福宝笑眼眯眯地舀起一勺混沌,抬高手臂想喂她。

    偏头躲开,豆苗儿抿唇笑笑:“娘不饿,你吃吧!”

    “爹什么时候醒呀?他都睡好久了。”

    “没事,爹很快就会醒。”

    定定望着床榻方向,豆苗儿收回视线,福宝也跟着收回目光,很认真地颔首冲她天真说:“那福宝不吃了,等爹醒了,福宝再陪爹吃混沌。”

    豆苗儿瞥了眼他的小碗,里面大约还剩一半,想来他也吃得六七分饱了,便不再强求。

    直至晌午,陆宴初才苏醒。

    豆苗儿命人把温着的参汤端来,用嘴吹凉了,一勺一勺喂他。

    “对不起,是不是吓坏你和福宝了?”陆宴初蹙眉,望着她眼下青黑,不乏心疼自责的说,“一宿没睡?”

    豆苗儿知道自己这副模样怎么看也不像有休息的样子,她扯扯唇,笑得牵强。其实刚回来时,她还特地用水粉胭脂遮掩了下惨白鬼魅的面色,看来是没发挥到多少作用。

    “对不起,大约这些天太累!日后我会好好注意身体,福宝呢?”陆宴初逡巡的目光在房间内游走。

    “昨晚他就歇在你身边,整个上午都在等你陪他吃混沌呢,这会儿我哄了半天,他才愿意去睡个午觉。”

    气氛慢慢沉默下来。

    豆苗儿几次话到嘴边,可一对上他和煦的眼神,就什么都没办法再开口。

    他眼底沉静极了,像一汪碧绿的湖。风吹起温柔的涟漪,徐徐地扩散。

    他看起来那么平和,心情似乎也很好,所以她要怎么跟他说昨晚发生的一切?要怎么跟他坦白现在的处境?还有她的满腔委屈,分明最想跟他诉说,但他却是那个她最不应该告诉的人。

    “我去给你盛一碗清粥过来。”豆苗儿冲他笑了笑,找了个借口起身离开内室。

    站在长廊,她轻轻甩头,挥去身心的疲惫。

    昨晚她终究没能对承郡王痛下杀手,因为她不得不承认,道徵大师说得对。心魔才是这世界上最可怕的东西,无形无色,却如空气般无处不在,她愿意为福宝和陆宴初赴汤蹈火万死不辞,可她不会死啊,所以她以后的人生呢?是不是永远都不会忘记承郡王宗浚那张无邪的面庞?她这个样子怎么继续陪在福宝和陆宴初身边?

    既然这样,倒不如求个问心无愧。

    终究她是要承受痛苦的!

    二选一,就选那个看起来应该是正确的答案吧!

    道徵和尚办事很快,傍晚回来,他递给豆苗儿一张清单。

    纸上罗列了六七个人名,包括她们的住宅地址以及简单的家庭背景。

    这是他在皇城里为她找到的天生福运之人。

    豆苗儿心中抗拒,眸色复杂地望着那张纸,没办法从袖中伸出手去接。

    将纸轻轻搁在桌面,道徵和尚何尝不知她的纠结与痛苦?身为出家人,当然知道众生平等的道理,性命与性命之间没有贵贱之分,但他大概还未修炼到那般境界,所以才对豆苗儿格外痛惜。

    正因为理解,正因为怜悯,昨夜他没有阻拦她的选择,最后关头开口,全是因为他读出了她眼中的迟疑,她没办法下手,一个本性善良的人,一个并没有任何过错的孩子,她若强行逼迫自己变成另一个模样,豆苗儿这个人,便不复存在了!

    深吸一口气,豆苗儿紧紧阖眼,睁开,拾起了那张轻薄的白纸。

    道徵大师为人仔细,写得再清楚明白不过。

    这些姑娘待字闺中,身家清白,不算大富大贵之家,有两个甚至是普通百姓家的女儿。

    豆苗儿张了张嘴,没发出声音。

    她虽然做出了这个选择,可是她没做好承担这个后果的准备啊!

    不管这个女人是否漂亮,性格是否温柔可爱,不管她是谁,她都没办法消除心中的芥蒂,她不想她出现在陆宴初的面前,更没办法容忍她留在他的身边。

    豆苗儿痛苦地抱住头,无力蹲在地上,浅黄裙裾散了满地。

    怎么办?还是回去杀了那个孩子吗?

    想着,视线里浮现出那双澄净的眼眸,他望着她,一派天真,稚嫩的声音劝她别哭,还信誓旦旦说要替她主持公道。

    这样的孩子,她能下得去手吗?

    “大师,那个孩子……”豆苗儿倦怠地问,“一旦邪术破除,他是不是也会死?如果他注定会死,我为什么不直接杀了他?”

    道徵和尚沉吟半晌,他知道她现在就像是个溺水的人,拼命地在找一根能拯救她的浮木,可是——

    叹了声气,他如实以告说:“这个孩子的命数肯定充满波折,他与福宝一般,却又不同,赵静书作孽深重,他自然备受牵连,可如今赵静书已经死了,昨晚我观他气息稳重,眉眼清明。而且邪术只是夺福,没了福气,他能不能坎坷的活下去,老衲也没办法预知。所以,我没办法给你确切的答案!”

    说来说去,还是回到了原点。

    她必须做一个选择,轻笑一声,豆苗儿将脸深深埋入膝盖,嗡声说:“大师是觉得我应该大度一些,就像您当初为我指点迷津的方法一样去达到目的?”顿了顿,似乎并不想从他那儿得到回答,她继续用讽刺的口吻说,“是啊,当初的我又哪儿高尚了?说到底,也是心怀不轨动机不良,所以是报应来了吗?”

    “话不能这么说。”道徵和尚劝慰道,“世间姻缘不问缘由,不管是因何而起因何而生的情,它本身并没有任何错。既然你与陆大人两情相悦,他又不计前嫌,你又怎么会遭到报应呢?”

    “不是报应的话,为什么要这么折磨我?”豆苗儿嗓音嘶哑,猛地抬袖地擦去眼泪,她踉跄起身,手指用力捏住那张纸,双眼猩红地说,“罢了,眼下情形如此危急,我却只顾着自己的感受,实在太过自私。明日我会命管家逐家拜访,若有哪位姑娘家中愿意,事情就这么定了吧!”

    “陆大人那边……”道徵和尚为难说,“施主你与他商谈了吗?他的个性,恐怕也不会轻易妥协。”

    “为了福宝,他怎会不愿意?”豆苗儿将下唇咬得惨白:“毕竟,连我也是愿意的。”

    道徵和尚动了动唇:“老衲很久之前与施主你说过,除了‘夺福’,流传已久的还有两道术法,上次老衲已经与那位术法的后人见过面,嗯……”抬头,见豆苗儿浑浑噩噩不在状态,对他的话仿佛听见了,又仿佛闻所未闻,道徵和尚摇摇头,住了嘴,没再继续说下去。

    默默退出房间,道徵和尚替她掩上门。

    从昨夜到此刻,所有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猛地遭受那么多变故,又要替丈夫寻找福运之人,她心底自然难受!

    这样真的好吗?道徵和尚站在廊下,望向黄昏下如罩了层纱的花草树木。他们夫妇性格内敛,不是时常将情感挂在嘴边的人,看似温软,眼底却揉不得沙子。

    此番下来,两人心中势必会生出嫌隙与隔阂,哪怕事出有因,可人心宽阔起来无边无际,计较起来又狭隘至极,他也真的糊涂了迷茫了!因为承郡王杀不得,所以就走这条路算了吗?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bisoge.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